欧冠转播万博s

关注
顶部
首页 >廉洁教育 >文学作品
欧冠文学 小说——​心事
来源:白城市纪委苹果网站      发布时间:2020-07-06      分享

      天刚蒙蒙亮,陆海就从炕上坐了起来,他一宿没睡。西屋里又传来老娘的两声咳嗽。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儿子的生日,妻子的忌日。

      清华不知什么时候早爬起来了,正守着一筐青草在窗 下喂他的白雪。因为难产,清华- -出生便成了没娘的娃儿。先天的听力障碍,又让他无法与其他孩子正常沟通。他常常目光呆滞而茫然无助地望着小伙伴们伶牙俐齿的小嘴儿上下跳跃。他觉得所有声音都那样遥远,似乎是从村外的高粱地里传来的,像一.群巨型的蚊子招摇过市,嘤嘤嗡嗡经久不息,直到哪个调皮的跑过来在他耳边大吼一声,他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在其他孩子肆无忌惮地哄笑中黯然离去。

      渐渐的,他开始不再出门,讨厌游戏。他更喜欢呆在家里,坐在院子阴凉下的小凳子上听奶奶给他讲从前的事。奶奶身体不好,总是咳嗽,耳朵有点儿背,她大声跟清华说话,清华也大声地回她,他们谁也不会笑话谁。

     直到去年中秋,爸爸带清华去邻村走亲戚。姑父赶着十几只羊从山上回来,一只雪白的小羊跑到清华身边,咩咩地叫着,亲呢地蹭他的腿,还用灵巧的小舌头舔他的小手,从那一刻起, 清华的眼睛就再也离不开这个雪白的小东西了。

      他叫它白雪,大声地喊它的名字,大声地向姑姑乞求,大声地吆喝着把它牵回了家。

      就这样,白雪成了他唯一-的朋友,他不再孤单。一年了,它和他形影不离,陪他吃饭,伴他入眠,听他哭,听他笑。在其他孩子艳羡的目光中,他们一起奔跑欢呼,一起渐渐长大。而就在昨天,清华生日的前一天,爸爸大声告诉清华,他要卖掉白雪,卖掉他最好的玩伴、忠诚的跟班和贴心的挚友。

      清华轻轻抚摸着白雪如雪一样白的毛,泪水模糊了双眼,一串串晶莹的泪珠从鼻尖儿滚落,打湿了白雪,他无声地哭泣着,一次次把脆嫩的青草递到小伙伴的嘴边。

      陆海的眼眶红了,虽然清华没有出声,但他知道,儿子在哭。清华长得像妈妈,俊秀可爱,伶俐懂事,家务活抢着帮奶奶干。他带着廉价的助听器,不顾别人的嘲笑和欺侮,虽然口齿不清,却依然努力地听别人说话,努力地练习说话,努力地数数认字,只为能完成妈妈的遗愿,将来有一天考上清华大学,让奶奶和爸爸过上好日子。而今天,在儿子六岁生日这天,陆海却要卖掉他最最心爱的白雪,他唯一的朋友!

      又一阵咳嗽声在耳边响起,不知什么时候,陆婆婆蹒跚着从西屋过来了。九八年的那场洪水,彻底击垮了她。时任村支书的陆远山,在连夜指挥村民抢修拦河大堤时被洪水冲走,再也没能回来。就这样,她拖着病怏怏的身子,带着一双儿女,泪水泡着心艰难度日。终于盼到女儿出嫁,在陆海三十岁那年给他成了亲。儿媳虽然腿脚不好,但乖巧孝顺,因为家里穷,十二岁就辍学务农了。自打怀孕就老是念叨着,生男生女都叫清华,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念书,长大考大学,去北京。不成想年纪轻轻的儿媳因为难产撒手人寰,为陆家留下一根独 苗,却偏偏也是个残疾。

       想想早逝的儿媳,想想自己多病的身子,想想儿子日益消瘦的脸和孙子那双黑亮的眼睛,陆婆婆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儿啊,多大的事儿啊?你何苦非要惹孩子不乐.....”.

      “妈,你就别问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

      陆婆婆强忍住咳嗽,慢慢踱到炕边,把手里的-一个小布包递给了儿

子。

      “这是你奶奶留给我的,一直没舍得戴,也能值几个钱,你把它拿到县里卖了,应应急,清华那羊,就留下吧,孩子昨天躲被窝里哭一宿。”

      “妈,你这是干什么?快收起来。”

        陆海小时候见过这对银镯子,做工精美,花纹别致,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此刻,它突然有些刺眼,晃得陆海赶紧扭过头去。

      “妈,这是银的,卖不了多少钱,你还是收起来吧,留个念想....

        陆海哽咽了,他连忙低头下地,穿上了鞋。

      “妈,你先做饭吧,我到园子里摘点儿豆角,一会儿驮到县里去卖了好买月饼。”

        推开门,陆海打了一个冷战,立秋过后,早晚就开始凉了。他系上衣扣,刚一迈腿,脚踢在了门口的小筐上,低头一看:白雪静静地站在窗跟儿下,清华坐在小木凳上,胳膊搂着白雪的脖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靠在白雪身上睡着了。

         此时天已大亮,远处传来几声狗叫。陆海拎起门口的菜篮,轻轻打开了菜园的小木门,走进东边的玉米地,开始摘豆角。等到陆海挎着一篮子勾勾黄从玉米地里钻出来时,门外传来了王忠玉的大嗓门:

     “小海!小海!”

        陆海放下豆角筐,赶紧迎了上去。

     “来啦忠玉。”

       “钱我给你带来了,五百,一分不少,羊我这就牵走了,后天装车,发长春。”王忠玉是陆海的发小,这几年倒腾羊翻了身,腰包鼓了,肚子也鼓了,走几步道儿就上喘。

         陆海没有说话,轻轻接过钱,数了一-遍,慢慢放进了上衣口袋。他扭过头看了看门口,清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牵着白雪缓缓地走了过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往下落,他撇着小嘴儿,抽泣着把绳子递到了王忠玉的手里,转身跑进了西屋。

      “你看这是咋说的呢,小海,孩子舍不得你就先别卖了呗!”

     “没事,你就放心牵走吧。小孩子,过两天就好了。我还有活儿,就不送你了啊。”陆海转身进了仓房,拿出一个空米袋子,开始往里装豆角。

     “那行,羊我先牵走,你要是后悔了就再牵回来,不过我可告诉你啊,两天之内还行,再晚就不赶趟儿了啊!”王忠玉摇摇头回转身,白雪“咩咩”地叫着,踉踉跄跄地被他拽出了大门。装好满满一袋子豆角捆上自行车后架,陆海回到东屋,从清华的小书包里翻出一个田字格本,小心翼翼撕下一张,把五百块钱掏出来端详了好一会儿。耳边,又响起三天前姐夫说的那番话:“这年头, 一分钱不花就想天上掉馅饼,非亲非故的,人家会白让你占便宜?这都半个月了,你就是个死脑筋!”陆海长出一口气,又数一遍钱,折了两折,轻轻包好,压实,放进上衣口袋,系好扣子又按了按。

        门口,清华正坐在小凳上发呆。陆海走过去,在儿子的头上摸了摸,清华没出声,倚在了爸爸腿上,又一串泪珠从眸中滚落。

      “儿子!走!跟爸去县里!”

         清华抬起头,一脸茫然地望着爸爸。

     “ 去.......县里. .......买月饼!”陆海蹲下来大声说。

        半天,清华摇了摇头,从筐里拿出一-把青草,又一根根放回去。

        陆海站起身,叹了口气,走向自己那辆破自行车,刚一抬手,院外突然传来两声喇叭响,一辆银灰色的捷达轿车停在了大门口。陆海慢慢迎了上去。车上下来两个人,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细高个,披肩发。跟在后面的是乡民政助理薛泰,手里拎着两个小盒子,满面春风的,一下车就开始嚷嚷:“陆海, 县残联康复部的江部长给你家送助听器来啦!白给的!一万多块呀!”

       陆海蓦地站住了,一声没吱,眼泪刷一下就涌了出来。

     “是陆海大哥吧?”那女人笑了,“上一批省里拨的五个助听器半个月前就发放完了,因为知道这批的两个质量更好些,考虑到你家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我特意把这两个名额留给了大娘和清华。刚才听薛助理说因为这段时间太忙忘了通知你这件事,一定等急了吧?”

    “ 不....不急....陆海嗫嚅着,颤抖着手抿了两下眼睛。

     “单位迎检,我得马上回去,以后有什么困难,就跟薛助理说,直接到县残联找我也行。听说你会种菜,我回去跟领导汇报一下,争取帮你申请点儿贷款,盖个蔬菜大棚。清华爷爷是因公殉职,清华又是这种情况,于情于理我们都有义务帮助你家脱.....”江部长的嘴从进院儿就没停过,薛泰和陆海在旁边只有点头的份儿。

    “清华!好好学习!阿姨有时间再来看你啊!”伴着一声喇叭响,轿车缓缓驶向村口。陆海抬手挥了又挥,初秋的阳光,暖意融融。转身,陆婆婆牵着清华,一老一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陆海从上衣口袋里麻利地抽出那个纸包,“儿子! 走!咱把白雪牵回来!”




贾继实,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白城市作家协会理事。诗歌《莫莫格印象》获“中国世纪大采风”活动金奖;散文《去日沉香》获第三届“和谐中国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银奖;《2路幸福》 被中国散文年会组委会评为“中国百篇散文奖”;《不辞长做向海人》获“草原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现供职于通榆县第一中学。



伟德国际手机examleexamle